蝎子养殖前景

对话赖奕龙:荔枝FM如何打动雷军

字号+ 作者:辽宁蝎子养殖网 来源:网络整理 2018-02-18 我要评论

据说,赖奕龙自己也在荔枝FM上有一个名为“深夜谈歌”的电台,不过我没找到,不知是否谬传。不过,我倒是看到他有断断续续的在微信公众帐号里写文章,在每篇文章

对话赖奕龙:荔枝FM如何打动雷军

文/阑夕

移动电台应用荔枝FM获得2000万美元的C轮融资,再度搅动了音频市场这池春水,就在刚刚过去的2014年,还有四款移动电台应用都相继拿到了投资:

2014年4月,优听Radio获得2000万美元的A轮融资;

2014年5月,喜马拉雅获得1150万美元的A轮融资;

2014年6月,窄播获得千万级人民币的A轮融资;

2014年9月,多听FM获得1000万美元的B轮融资;

加上本回合的荔枝FM,经过两到三年左右的普遍性发展,移动电台领域骤然并轨步入高速车道,赛手纷纷借助资本的支持开始着力竞争。这种整齐划一的节拍不难让人理解两个潜藏的事实:蓝海转红,抢夺用户的难度加剧;以及剩者为王,花钱才能买到生存机会。

有人曾说,互联网让电视台、报纸以及杂志等传统媒体日渐难过,却相对放过了广播这个产业。私家车的普及加上交通环境的拥堵让收听广播成为一种无奈的驾驶余兴,部分地方电台的经营收入竟不降反升,颇有苟且偷生之悦。然而,该来的终归还是要来,智能手机热潮、移动流量贬值、WiFi门槛普降……每一次市场信号,都是对传统广播敲响的一声丧钟,互联网的高维文明也开始了新一轮的“毁灭你,与你何干”的故事。

这次的对话者,是荔枝FM的创始人赖奕龙。

不曾停歇的创业

赖奕龙是一个连续创业者,2003年,他在做当时前景大好的SP(点讯);2005年,他在做WAP门户(摩网)和手机游戏(乐宝游戏);2010年,他在做针对农民工的移动社交应用(183);2013年,他开始创建荔枝FM。就影响力而言,这看上去是赖奕龙最成功的一个作品。

纵览赖奕龙的创业史,有三个值得注意的细节:其一,几个项目的方向虽然跨度差异较大,但是所处行业都为移动(无线)互联网,眼界相当高远;其二,多年创业的活动范围基本上都在广州,属于粤派互联网的阵营,风格偏向务实、灵活;其三,作为连续创业者,赖奕龙的业内声名不低,洪波、刘韧和申音都记录过他的创业,早在荔枝FM的前一个项目上,经纬和晨兴也都与赖奕龙有过一次资本合作。

“我一直在等中国移动互相网的爆发,但中国的移动互联网整整错过了3G这一代,到4G时代才爆发。”赖奕龙对自己的坎坷经历如此总结,他历数以3G为风口的整整一代移动互联网创业者,极少有真正能够走出来的,“虽然有上市的少数例子,但是市值都不太理想,最优秀的UC结果却又没有上市”。

所以赖奕龙倍加推崇雷军宣扬的“顺势理论”,而其创业的连续性,亦是为了捕捉那个一定存在却又不知道何时将会抵达的大势。代表小米科技的雷军亦是荔枝FM本轮融资的主要参与者之一,赖奕龙称,小米不希望缺位音频市场,这是小米建设多媒体矩阵的重要板块。此前,小米先后投资爱奇艺和优酷土豆、布局视频市场,这被视为是小米的内容生态战略。

“雷军最终选择我们,是因为在小米的团队里喜欢荔枝FM的人占较高,双方的产品气质也比较接近,未来也会在内容上做一些深度的整合。”显然,赖奕龙认为小米能够给予的支持,除了资金之外,更重要的是资源层面的输出。但是另一方面,小米从来不会向投资对象提供任何承诺——将与小米发生资本关系等同于可以在小米商店或是MIUI里面得到一张不同颜色的通行证,毫无疑问是低看了小米——而且顺为加上小米总计投资了几近50家创业公司,荔枝FM也并非是需要特殊对待的一个。

算上雷军,晨兴的刘芹、经纬的张颖、顺为的程天总计四人,组成了荔枝FM本轮融资的投资者阵容,赖奕龙也忍不住在微信朋友圈里感叹“空前豪华”。

用户质量胜于用户数量

“一年左右的时间,荔枝FM的用户规模大概是2000万左右,我觉得挺快了,但是听到同行的8000万、1亿这种数字,我都惊呆了。”赖奕龙直言荔枝FM目前的用户数量宣布出来“挺尴尬的”,但是赖奕龙不愿多谈同行数字的注水问题,因为与竞争对手相比,赖奕龙认为荔枝FM的长处在于用户质量的上乘。

“它们(竞争对手)起来很快,都是因为在采集内容上花了大功夫,收录了很多已经成型的高知名度节目或是小说,属于强运营模式,比如喜马拉雅,品类很多,但是总共才6000多个电台。”而荔枝FM的最新统计是近60万电台,这意味着在UGC的架构上荔枝FM基础更为深厚,而这才是竞争力的制胜命脉。

更接近内容消费这端,UGC的优劣,决定了用户的使用场景。对于很多沦为“听书库”的同类应用,赖奕龙认为它们的电台属性已经名存实亡。“荔枝FM的使用高峰期是夜晚,而且是整块整块的睡前时间,这些用户和主播同步上线,在很专注的场景下收听电台。”而与这种场景相反的,是很多移动电台应用都是在白天时段被碎片化的使用,如开车或坐地铁时,在关系上,人与内容是很密切的,但是人与人确实疏离的。

“传播学里讲,声音的最大特点就是感情丰富,如果持续且专注的听一个人的声音,其实会产生如同催眠的效果,这也是为什么很多宗教在宣传时都是录音而不采取视觉曝光的原因。”赖奕龙相信,好的内容固然重要,但好的主播更加稀缺,而且,基于人的消费能力并不输给基于内容的消费能力。比如,荔枝FM现在正在尝试签约一些热门主播,遵循YY、斗鱼已经实践过的模式,帮助主播创造商业机会、强化粉丝经济,甚至可以接入电商模块,让“人人都是主播”这句SLOGAN喊起来不会那么“虚”,“荔枝FM里超过50%的用户都是90后,他们的使用频次极高,一旦找到喜欢的主播之后忠诚度也很高。”

当然,话说回来,粉丝经济仍然需要庞大的用户基数作为支撑,赖奕龙的短期目标是5000万的用户规模,他认为这是一个粉丝经济能够真正产生可观效益的基准线。

音频生意的盈利之痛

2014年,苹果相继收购了流媒体音乐服务Beats Music和个性化电台应用Swell,似乎也证明了音频市场大有文章可做,再往前一年,苹果还主动宣布了旗下数字广播应用Podcast的订阅总量突破十亿——要知道,这是在Podcast被公认为是苹果体验最糟糕的官方应用的前提下得到的成绩——如果电台(海外通常称之为“播客”)能够借助移动互联网的贴身场景得以复兴,那么或许,赖奕龙等待的大势真的已经到来。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上一篇:谷歌施密特:互联网将死,物联网永生 下一篇:马佳佳:传统企业家为什么不会好好说话?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